知识要点
 
@ 唐密之源
@ 两部一具
@ 金胎合曼
@ 唐密的特点
  唐密本尊
 
@ 唐密东方阿閦如来曼荼罗
@ 唐密六臂观音曼荼罗
@ 唐密药师曼荼罗
@ 金胎合曼捧真身菩萨
 
 
   
  您的位置:首 页 | 知识提要 | 唐密本尊>
     
唐密本尊
   
唐密东方阿閦如来曼荼罗
唐密六臂观音曼荼罗
唐密药师曼荼罗
返回>>>
 
捧真身菩萨蔓荼罗之研究
      捧真身菩萨蔓荼罗概述
    地宫中室的鎏金珍珠装捧真身菩萨,是唐懿宗年凗于咸通十二年(公元八七一)十一月十四日其三十九岁生日为供养佛指舍利而敬造的。咸通十四年(公元八七三)在迎送佛舍利时,此尊捧真身菩萨捧着佛之金骨真身一并请入地宫,永为供养。
    捧真身菩萨发现时位于地宫中室汉白玉灵账后,第四道门之前。
    捧真身菩萨造型
     
 
    菩萨高髻,头戴花鬘宝冠,上身袒露,斜被披帛,臂饰宝钏,双手捧着放置鏨刻发原文的鎏金银匾荷叶盘,下着羊肠大裙,双腿左屈右跪于莲台下,通身装饰珍珠璎珞,花鬘冠边缘串饰珍珠,冠中顶供化佛。荷叶盘上原文匾呈长方形,有匾栏,长11.2厘米,宽8.4厘米,栏上贴饰十六朵宝相花,亲以曼草,内饰联珠纹一周。匾上鏨文11行65字:"奉为睿文英武明德至仁大圣广孝皇帝敬造捧真身菩萨永为供养伏原圣寿万春圣枝万叶八荒来服四海无波咸通十二年辛卯岁十一月十四日皇帝诞庆日记。"
匾两侧以销钉套环与护板相连,护板长方形,长6.6厘米、宽3.5厘米,边缘饰一周类似杵纹的吉祥草叶,内外缘各饰联珠一周,护板中镂空在三钴金刚杵,四周亲以缠枝蔓草。
    莲座呈钵形,顶面八曲,边饰联珠,顶面与底面均鏨有梵文,腹壁由上至下饰四层仰莲瓣,每层八瓣,上两层莲瓣各有一尊像,两侧亲以缠枝蔓草。鼓形束腰,顶面与莲台焊接,底部和覆莲座套
接,腹壁一周分别鏨刻持剑、执弓箭、托塔、拄剑的四大天王,余白处鏨三钴金刚杵。覆莲座呈双层覆钵形,外层上部饰一周八瓣覆莲,每瓣内各鏨一梵文,中部一周鏨八大明王,均有背光;座下有立沿,饰联珠纹与瓣纹一周。内层中心鏨十字三钴金刚杵,两侧各有一行龙,并亲以流云纹。菩萨高21厘米,莲座高17.5厘米,通高38.5厘米,重1926克。
    捧真身菩萨为吉祥天女类的造型。吉祥天(梵srimaha-devi)音译作室利摩诃提毗,亦名摩诃室利,又称吉祥天女、吉祥功德天、宝藏天女、第一威德成就众事大功德天。本为古印度神话中之神,系那罗延天之妃、爱欲神(梵kama)之母。后与帝释、摩醯首罗、毗湿奴等诸神,一并为佛教所承摄,成为佛教之护法天神及施福德之女神。早期印度佛教传说此天系毗沙门天之妃,其父为德叉迦,母为鬼子母神。此天之异名众多,据《大吉祥天女十二名号经》,释尊在极乐世界说十二名号,此经呼吉祥天,亦以菩萨称之,可见捧真身菩萨虽是模拟吉祥天女造像,也可称为菩萨。于《大吉祥天女十二契一百八名无垢大乘经》举出一百零八种名称。考其形像,诸经轨说法不一,一般多作左手持如意珠,右手结施无畏印。《金光明最后王经·大吉祥天女品》特别赞叹此尊之功德,金光明最胜王经会与吉祥悔过会均以此尊为主尊。以此天为本尊而惭悔罪过之修法,称为"吉祥天女法",修此法所用之蔓荼罗,称为"吉祥天蔓荼罗"。阿地瞿多译《陀罗尼集经》第十说此尊身相为端正红白色,二臂,身着种种璎珞、环钏、耳当、天衣、宝冠,左手持如意珠,右手结施无畏印,坐于连台。左有帝释天散花供养如天女之像,背后各有一七宝山,天像之上有五色云,云上有六牙白象,象鼻卷着玛瑙瓶,瓶中装有各种宝物,宝物倾灌入功德天顶上之冠。天神背后有十叶宝盖,盖上供养着诸天伎乐散花。像底下右边有咒师,着鲜白衣,手持香炉,胡坐供养,坐于白素细上。捧真身菩萨即依吉祥天经轨法义而造像。在唐代,《金光明最胜王经》已广为流传,吉祥天之信仰亦较普遍。《金光明经》叙述由四天王之镇护国家和现世利益之信仰,为朝野所重视。《金光明经》与《法华经》、《仁王护国经》历来为镇护国家三部大经之一。因而捧真身菩萨的造像取法于大菩萨天女的造型。其莲台束腰鏨刻四大天王,不但契合"发原文"中的祈祷词:"八荒来服,四海无波"的镇护国家思想,而且与捧真身菩萨"永为代养"的蔓荼罗法义相应。因此此尊之表法,一是供养,二是护国,三是惭罪消灾,四是增福延寿。佛菩萨像作为供养品,这还是第一次在地宫中发现,这也是唐密蔓荼罗特别是在佛舍利供养蔓荼罗中最突出的特点。
    或曰:"此捧真身菩萨乃唐懿宗李凗皇帝自身的象征。因道宣《集神州三宝感通录》曾记载唐高宗李治"令造联(李治自称)等身阿育王像"。以此先例推论以李凗为蓝本而造捧真身菩萨像,此说固有一定的道理,不排除造者可能考虑到此一因素,但缺乏充足的事实根据。
捧真身菩萨的莲台座为一金胎两部融合的大蔓荼罗。莲座呈钵形,钵乃本师释迦牟尼佛之三昧耶形。密教两部大法蔓荼罗融合于显教本师之佛三昧耶钵形之内,不但具有金胎不二之密义,而且显示显密圆融之深旨。可见造此尊曼之阿闍黎,乃深明苏悉地法要之大阿闍黎也。而在唐代传承苏悉地法门者,只有善无畏--惠果一系,由此可以例证,青龙寺惠果的唐密在皇室内道场与法门寺地宫供养舍利的内道场已有充分的发挥。
 
   
 
     
 
唐密特点
 
       从惠果一直到智慧轮,这段时期,就可称为唐密时期。因为他们承继印密,而又当唐代中国之机,创造性地发展密教。例如惠果:
    (一)金胎两部大曼荼罗即由惠果所创绘。
    (二)金刚界诸尊金刚名号即由惠果所命名。
    (三)现图金刚界曼荼罗四大神为惠果所创。
    (四)胎藏界曼荼罗原唯有四重院,惠果传空海之图开四重院而始成十三院组织。
    (五)阿闍黎大曼荼罗灌顶仪轨即为惠果所撰。
    (六)十八契印,即十八道法,实由惠果开始授用。
    (七)两部灌顶,先胎后金之例,亦创自惠果。
    (八)一人传承,具备金胎两部大法,所谓"两部一具",即为惠果所传,誉为两部一具流传之祖。
    又如智慧轮:
    (一)毗沙门天王的独特画像即四天王像增广,由智慧轮所画。
    (二)诸天法二十八使者的道教名称由智慧轮所撰。
    (三)日本圆珍所受两部秘旨,兼得所译经轨,即由智慧轮所传。
    (四)金刚界曼荼罗与胎藏界曼荼罗圆融合一 ,所谓"金胎合曼",即由智慧轮首创,惜未能传承发展,法门寺地宫曼荼罗的法器和供养物,就充分提供了这方面的证明。
    唐密曼荼罗,在其传承世系及发展过程中,经历了金善互授、两部不二、金胎合曼等三个阶段。因金胎两部大法为密教最根本之二部,若视为彼此对立,则称两部相对,在最初发展过程中,金胎各传各的,可视为两部对立。自金善互授,视两界为一体,则称两部不二。两部一具之传承,可说是两部不二形成之体现。体现两部一具最当机之大师,一为侧重胎藏界之一行,一行原系天台学人,台密认为是创造台密的实际宗祖;一为侧重金刚界之惠果,东密公认为是东密之初祖。印密传至中国之一行、惠果实为唐密阶段,对两部大法都各有所创造发明。两部一具之大阿闍黎均认为两部不二。东密主张两部原来互相不二,故不另立不二之法。台密认为两部一体不二,但另立不二之法,即苏悉地法,认为《苏悉地经》,系金刚萨埵依大日如来之教令,在须弥山顶普贤宫,以忿怒军荼利菩萨为助,示两部秘要而说此经。依此经而建立苏悉地部,即苏悉地妙吉祥之大法也。故台密於金刚、胎藏两部,又加第三部大法,即苏悉地部。空海、最澄从中国学唐密回日本后,分别创建东密、台密。他们回国五十年后,亦即是在会昌法难之后,唐王朝才从新恢复大兴善寺、青龙寺、法门寺,且有第七次迎佛骨,于法门寺地宫举行了盛大真身舍利供奉曼荼罗会。此曼荼罗之建坛、法器、供养品等,主要是惠果在华流传下来的智慧轮一系所行持,进入金胎合曼阶段。所谓金胎合曼,即认为金胎两部本来不二,是未另有不二之法,此则同于东密而不同于台密;但本来不二,仍有不二这体现,其体现是二而不二,不二而二,此则同于台密而不于东密。所谓二而不二,不二而二,即是金胎合曼,即将金胎两曼合而为一曼,一曼而具备两部大法。其最生动之体现,则表现在法门寺地宫捧真身菩萨之造像上。盖捧真身菩萨莲座上部表示金刚界,故有金刚界之五佛种子字,大日如来三身真言,仰莲瓣上的定门十六尊与慧门十六尊。中间腰束四大天王即兼示两曼之外金刚部院的金刚诸天。捧真身菩萨莲座之下部表示胎藏界,故有胎藏界中台八叶之四方四佛四隅四菩萨之种子字,覆莲瓣上之八大明王,亦兼示两部之外金刚部院。其底座有双龙绕杵(羯磨杵),即双龙捧杵,以示天龙八部护法护坛。
    金胎两部独立,各传各的,为"你为你,我为我"之形式。金善互授,表示两部交流,两部一具表示兼具二部,则均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之形式。若金胎合曼,则是"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之形式。此则真为色心不二,身心相依,金眙不二,理智一如,空而不空,不空而空,是谓空不空。以捧真身菩萨之造像,明空不空之实相,说明物质世界与精神世界既多元而统一 ,既重重无尽而中道一实。其表两部不二,既不另立,也非不立,而是"二而不二"、"不二而二",这是唐密的特点,也是印密走向中国化的体现,以人合人,以人合天,阴平阳秘,天人合一 。一法界而现多法界,多法界而统摄于一法界。惠果--智慧轮一系就是朝着这个方向发展的。这是藏密无上瑜伽部双修的真谛,也是大圆满、大手印、大威德、大圆胜慧的雏型。可惜法脉中断,未能传承发展下去。这就需要学唐密者在此基础上,发大心愿,仗佛加持,求得证量,方得成就。也就是今日需要圆融东、台、藏密於一体,完成唐密无上瑜伽部的系统,以解决身心一体的三摩地,解决色心不二的辩证法,解决缘起性空的空不空的究竟义,解决人类自身建设即身成佛以了生死的根本大问题,使东方文明在二十一世纪再度辉煌,使当今科学的理论导向、发展方向在"金胎合曼"的指导思想下,解决明物质与暗物质,物质世界与精神世界,人心与人体的一些根本理论问题,也使世界和平、环境保护、人口生育、贫富两极以及阶级、民族、宗教、文化等根本原则问题,亦即世出世法的圆融,在理论与实践的结合上有个新的发展和飞跃。法成之日,也就是转法轮、无尽意菩萨大智大德圆满成就之时。
 
 
   
 
     
 
 
 

Copyright©2004 http://www.tangmi.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www.ineast.com